010-59942728 中文 / EN

疫苗行業綜述(中)

2017-12-29 來源:康眾生物

許多小的組織(主要指一些生物技術公司)也參與疫苗研究。他們通常由大學的科學家發起,風險投資人贊助,能夠從事疫苗概念的基礎研究。在此早期階段,他們的工藝開發、生產和臨床能力有限,也不能進行配送、銷售或營銷。如果研究結果滿意,就必須自己提高或從合作伙伴獲得工藝開發、臨床和生產能力。由于提高生產能力和技能需要大量投人,因此許多生物技術公司在進一步產品研發時傾向于選擇與能夠提供全方位服務的大型公司合作。雖然有60家左右小公司聲稱進行疫苗研發,但只有十余家將此作為主業,而且有Medimmune 等少數幾家獨自把疫苗推向市場或接近推向市場。他們中更多的是將產品或技術平臺授權給大公司來完成研發,如乙肝疫苗和b 型流感嗜血桿菌疫苗。這些生物技術公司的最大貢獻是在疫苗研發早期階段引人了各種設想,并對其進行驗證以決定這些項目是否應該繼續。這些小型生物技術公司的成功取決于以下幾個因素:


1、一個充滿活力可以產生新設想的基礎研究環境,這美國往往是獲得NIH 資助的。

2、一個把疫苗公司潛在資金回報視為與其他投資機會等同的強大風險資本和投資群體。

3,強有力的專利法來保護商業成功所必需的知識產權。

 

疫苗研發資金來源于政府、產品銷售收益風險投資和慈善基金等。NIH 與其他聯邦機構和項目競國家稅收資金的支持,通常情況下前者更容易獲資助。同樣,DODFDA.CDC USAID 贊助的疫苗研發項目也要與其他公共需求競爭資金,而且取決于政府的行政和立法部門。近來,針對生物恐怖疫苗( 炭疽和天花)和新發病原疫苗(埃博拉、西尼羅河病毒和流感大流行)的經費投入不但可能對疫苗研發和生產產生深遠影響,而且可能促生疫苗行業新成員。

私有投資者的風險投資是小公司的主要資金來源。投資者往往為新疫苗的潛在收益所吸引,這種預測部分基于現有疫苗的銷售。大型疫苗公司(往往是更大型制藥公司的子公司)通過銷售產品來獲得收益。平均來講,制藥公司會把大約18% 的產品銷售收入(無論是疫苗還是其他醫藥產品銷售)重新投人新產品研發。

疫苗公司隸屬于大公司,因此疫苗研發和生產必然會與其他產品領域競爭資源。默塞爾咨詢公司 (Mercer Consulting Company )1995 年分別比較了歐洲和美國的疫苗產業和醫藥產業的經濟狀況。



       在美國的調查結果表明,這兩個產業在研發投入、利息、稅收、扣除成本后的收益等方面非常接近( 分別為44%46% )。然而成本方面相差非常大,其中疫苗產業在生產和分銷(包括產品的生產、分銷和退貨) 方面的成本(32% )顯著高于制藥產業(19%),而后者在銷售、市場和管理方面的成本則高于疫苗產業( 分別為35% 24% )

因此,這些公司內部的預期是疫苗的銷售和成本比與其他醫藥產品相似,而收人則逐年遞增。雖然增加銷售量有時可以增加收人,但隨著疫苗產品成熟,價格趨于穩定,收人也不再增長,因此需要不斷地推出新產品。然而與其他醫藥產品不同,在多種情況下老疫苗可以持續盈利:


1、復雜而昂貴的審批程序阻止了潛在競爭疫苗進人市場。

2、在大多數情況下,專有細胞系、毒株和內部開發的工藝等專業技術比專利保護更有價值。

3、新生人口提供了持續的疫苗需求。


       因此,利用完全折舊資產獨家生產疫苗產品對制藥企業來說是有利可圖的。例如,MMR 在美國上市40 年仍未出現競爭。一家典型的疫苗公司會有幾種候選疫苗在進行基礎研究,然后根據疫苗的技術可行性、專利保護強度和潛在市場規模,那些最有希望的候選疫苗將得到進一步研發( I期臨床后)。此外,其他候選疫苗可能從小公司獲得授權。即使在最大的公司,也只能同時研發少數幾種產品。因此,在對2種候選疫苗做出是否繼續研發的選擇時,在技術可行性和成功可能性相似的情況下,市場規模是一個主要決定因素。當技術可行性被證實后,對于在發達國家擁有很大潛在市場的候選疫苗,這個研發系統運行得非常好。但它并不適用于那些在最貧困地區流行疾病(如結核病)的疫苗。在發達國家中,對于由于地域限制只有少數人所患的疾病( 如萊姆病),或局限于特定易感群體的疾病(如移植患者的CMV 感染),這個系統運行得也不盡完美。如果技術可行性未得到證實( HIV/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這個系統也是不適用的。最后一個問題必須通過強大的疫苗相關科學領域的基礎研究項目來解決,尤其是對于HIV.丙型肝炎( 簡稱丙肝)和其他具有挑戰性的目標疾病。相對于大制藥企業,發達國家的缺口疫苗對生物技術公司的吸引力更大這已在西尼羅河病、日本腦炎病毒、器官移植相關的CMV 感染和登革熱病毒的疫苗研發中得到了證實。


為了吸引一些大公司研發和生產能夠滿足生物全或貧困國家公共衛生需求的疫苗,有必要建立勵機制來說服他們研發和生產這些產品。這種激機制可采取的形式包括承諾采購一定數量的達標疫苗、直接由政府機構下單或一些其他公共資助機制,G8 集團已經同意利用先期市場承諾( Ad-vanced Market Commitments) 去建立發展中國家所需疫苗的資助機制,試點項目將很快啟動。這雖然不能解決這類疫苗相關的高技術風險和機會成本的問題,但如果與早期投資相結合,就有助于解決問題。疫苗公司可能愿意參與這類工作。實際上,他們可能已經捐獻或以很低的價格出售疫苗給貧窮國家。然而,這些措施并不能解決全球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如果沒有特殊激勵,希望那些公司去研發只在世界上貧困地區才發生的疾病的疫苗是不現實的”。然而,發展中國家的疫苗生產商(特別在中國、印度和巴西)在滿足這些需求方面的作用日益增強。事實上,他們已經為第三世界國家提供了大部分的傳統老疫苗。隨著在疫苗研發方面的技能提升,他們有可能演變為發展中國家新疫苗的主要供給者。新興國家中有大量疫苗生產企業,但僅有少數是突出的。


價格對無論大公司還是風投資助的小公司來說到都是成功的關鍵因素,因為潛在銷售決定了投資意愿。今年來,隨著一此高價新疫苗( 如水痘、輪狀病毒、肺炎結合疫苗、帶狀皰疹疫苗和人乳頭瘤病毒疫苗)的出現,人們的觀念有所改變,但還是期望低的疫苗價格。大型公司不但認為疫苗應根據社會價值如降低公共衛生成本、減輕患者痛苦和()預防死亡等進行定價,而且還認為他們由于承擔了早期疫苗研發巨大風險而應獲得回報。這樣的價格遠超過疫苗生產成本,但卻是產生收益所必需的。足夠的收益有利于疫苗在大制藥公司中競爭研發和生產資源,也有利于生物技術公司獲得投資機會。一般來說,當多個公司在競爭同一疫苗市場時,疫苗價格會降低,利潤也會猛跌。流感疫苗市場反映了競爭對手們周期性的盛衰,最近由于2009 H1N1流感暴發和疫苗短缺出現的擴張性競爭,結果導致了2010 年疫苗過剩和價格下跌。1個有活力的大型公司疫苗產業取決于以下幾個因素:


1.一個良好的研究環境,主要由NIH 資助和學術機構承擔,能夠提供新創意。

2,強有力的專利法和知識產權保護。

3、根據產品的社會價值在合理水平上對產品自由定價

4、良好的計劃免疫政策。


      雖然前兩個因素已經存在多年,但價格下降壓力是現有公司的主要壓力也是新公司的不利因素。疫苗的自由定價僅限私有疫苗市場。在美國只有不到一般的兒童疫苗在私有市場銷售,其余的都是以較低價格出售給聯邦或者州政府。西歐和日本的控制更為嚴格,而且國際上一個疫苗從發達地區推廣到欠發達地區而臨著更大的價格下降壓力。



除了承受部分價格限制,疫苗產業還受到嚴格的監管。只有在疫苗和生產設施經過FDA 或其他監館機構批準后產品才可以上市銷售,而且每批產品都必須經過監管機構的批簽發。疫苗使用和市場規模主要取決于美國CDC 和歐洲各國家監管機構。這種嚴格監督可以發現疫苗生產中的問題。因此,疫苗產業不能在自由市場環境中運行,其行為則反映了這些限制性。1967 年以來疫苗產業有所萎縮,當時美國有26家公司持有疫苗許可證。1980 17 家公司持有疫苗許可證。1993 年持有許可證的17 家企業中有6家在1980 年沒有許可證,而6 家在1980 年持有許可證的公司將不再繼續持有。2002 年僅12 家公司持有許可證。疫苗產業萎縮的部分原因是合并和成立了一此更大更強的公司( L.ederle 實驗室和Wyeth實驗室的合并),還有一些公司離開了疫苗行業( EilLily 公司和E.R..Squibb & Sons 公司)。由于兒種新產品的上市(3-2),


疫苗行業有希望在2005 2015 年得到較大增長,這是個眾望所歸的跡象。更多的大制藥企業認識到了疫苗業務的價值,最近Pfizer收購Wyeh( 主要是為了其疫苗業務)Johmson & Johnson 收購Crucell 以及Abbort收購Solvay 的流感疫苗業務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新生力量參與到這個領域。從長遠來看,疫苗行業增長將有3 個重要推動力:


1、改進和( ) 研發針對HPV、帶狀皰疹、金黃色葡萄球菌、肺炎球菌(成年人)和流感等疾病的疫苗,使免疫接種的聚焦點逐漸從兒童轉移到青少年和成年人。

2.印度和中國私有疫苗市場的擴大。這兩個國家高收人家庭出生人口分別有200 萬和600 萬,與歐美的800 萬出生人數總和大致相當。這些國家的高、中收人人群有能力和意愿去購買價格相對較高的疫苗。

3.對于流感大流行、炭疽、SARS、肉毒桿菌和埃博拉等新發病原的公私合作將提供這些產品的大量生產機會。在為期10 年的結核病、瘧疾和HIV 合作結束時有望研發成功針對這些疾病的有效疫苗。波頓咨詢公司(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最新一份報告顯示,新結核病疫苗的市場竟然超過每年6 億美元( 個人交流)。毫無疑問,國際捐贈機構[ 如全球疫苗和免疫聯盟( Cloble Alliance for Vaccines andImmunization,GAVI) ]和發展中國家將提供足夠資金購買有效的瘧疾、HIV 和結核疫苗。無論是從挽救生命的成本還是從貧困國家的宏觀經濟發展來看,這都是值得的。


全球疫苗市場的銷售收入估計為250億美元,5家最大的西方疫苗供應商占據了大約85% 的銷售,其余的被一些地區性疫苗公司所瓜分,其中最大的地區性疫苗公司位于印度、中國和巴西等中等收人國家。與此不同.5 家最大的西方公同卻僅提供了大約52% 的劑量,即全求54 億劑中的28 億劑,而其余的則來源于地區性公司。頂級公司供應的大多數疫苗為脊髓灰質炎疫苗或其聯合疫苗。如果去掉這一疫苗( 如消滅脊髓灰質炎后),他們的供應量將下降到全球劑量的20%。美國大型公司疫苗出口量遠少于歐洲公司。這種差異也是由育髓灰質炎疫苗供應所導致。今后當消滅脊髓灰質成為現實時,發展中國家也會淘汰其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的生產。然而,由于發展中國家將滅活脊髓灰質炎疫苗納人其兒童計劃免疫,這一疫苗的需求將會得到增長。隨著發展中國家注射用脊髓灰質炎疫苗需求的增加,地區性替代生產途徑將會出現,包括進口分裝注射用脊髓灰質炎疫苗原液、作為大型制藥公司在發展中國家投資策略的技術轉讓以及地區性公司研發和生產的注射脊髓灰質炎疫苗如Sabin 株疫苗等。

創新、政府支持、產業技能和研發以及市場力量之間的微妙平衡有助于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強大疫苗產業。然而,隨著新興經濟體中新興市場的增長以及發展中國家對新疫苗的緊迫需求,疫苗產業正在不斷演變著。如果能夠將疫苗產業的經驗教訓有效整合到政府和慈善驅動的試驗中去,那么當前合作伙伴的努力和新興市場的開拓都將會取得成功。



 


返回列表
青娱乐视频免费观看青